文化事业
  文化活动
  精品创作
  民俗文化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化事业 > 文化活动
走进革命老区老区-----袁家沟
点击次数:12次    时间:2015-3-23    字体编辑:

袁家沟烈士纪念碑

   1934年11月至1935年9月,红二十五军转战河南、湖北、陕西、甘肃,于1935年9月15日首先到达陕北,被称为红军“北上先锋”。他一路播撒革命火种,粉碎敌军围剿,建立革命根据地,其中1935年7月以游击战术为指导,在山阳袁家沟口,巧设布袋战,取得了长征以来、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之下毙、伤、俘敌人数最多的一次大胜利,粉碎围剿,实现了西出终南,威逼西安的重大转折。

    1934年11月17日,红二十五军从信阳城以南之东双河与柳林之间越过平汉铁路,先后粉碎敌人在桐柏山区、湖北枣阳、伏牛山区、河南卢氏县的围追堵截,击溃沿途地方民团的阻击,12月8日进入陕西。10日,鄂豫陕省委正在召开第18次常委会议时,一直尾追之敌六十师先头部队三0六团由河南朱阳关奔袭红二十五军部驻地庾家河街。军长程子华、军政委吴焕先、副军长徐海东迅速指挥部队实施反击。激战九个多小时,打死打伤敌人300多名,挫败敌人追击,敌六十师于黄昏时分向卢氏朱阳关方向退去。军首长程子华、徐海东身负重伤,(徐海东将军左眼中弹,失明。)100余名干部战士伤亡。庾家河血战有效打击了国民***“中央军”的尾追,使红二十五军暂时摆脱了困境,决定在商洛创建鄂豫陕根据地。

    为了扫清建立根据地的障碍,扩大红军影响,省委率领红二十五军主力以大回旋的行动,南下郧西,东入卢氏,西转宁陕,北出蓝田,扫除民团武装和反动政权,摧毁国民***在广大乡村的统治基础。到第二年初,红二十五军先后取得了镇安县城、柞水县城、柞水蔡玉窑、蓝田县葛牌镇、宁陕县城、佛坪县城、汉中洋县华阳镇等多场战斗胜利,重创敌一二六师,壮大了主力红军,扩大了影响,推动了鄂陕边的地方武装发展和根据地的创建工作。 

    1935年4月,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在山阳县袁家沟口街道“逢源和”商号成立,统一领导鄂陕边区各级苏维埃政府。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下辖镇安县苏维埃政府、五星县苏维埃政府和山阳县苏维埃政府筹备处13个区70个乡314个村,一个由边区到县、区、乡、村五级红色政权体系基本形成。在这一时期,边区的地方武装得到蓬勃发展。先后组建了豫陕边的陕南抗捐第一军、豫陕游击师所属的一、二、三、四大队;在鄂陕边,组建了鄂陕游击司令部所属第三、四、五、六、七、九路游击师等。根据地内边区人民在中共鄂豫陕省委、鄂陕特委和各级苏维埃政府的领导下,组建地方游击队,大量青壮年农民参加了红军,直接开展针对地主劣绅的土地革命斗争;同时为红军筹集军费粮秣、布匹,积极承担养护伤病战士等工作,同国民***展开顽强的斗争。

牵敌鼻子反“围剿”

    鄂陕边区革命根据地迅速发展,红二十五军及地方革命武装的发展壮大,对在全国范围内围剿红军的国民***政府来说,犹如锋芒在背。蒋介石政府于1935年4月20日命令原进攻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的东北军王以哲第六十七军三个师、驻郑州的唐俊德第九十五师开入陕南协助第四十军、第四十四军和陕军第三十八军十五师、五十一旅、警备第一旅、警备第二旅等部,共30多个团的兵力,对鄂豫陕边区发动第二次“围剿”,企图在五、六、七三个月内将红二十五军全部消灭。

    红二十五军觉察到敌人的动机后,于5月11日结束在今丹凤县龙驹寨的整训,立即着手反“围剿”准备。省委决定红军主力从敌军合围的弱点西部出击,使鄂陕、豫陕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创造一个有利于反“围剿”的战场。5月12日,红二十五军攻打山阳县城,激战两天三夜后,撤兵南下郧西。

    5月下旬,省委在郧西莫家山两次召开省委执委会议,研究在敌绝对优势兵力的进攻下,反围剿的作战方针和计划。针对陕南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敌人机动和补给都有一定困难的实际情况,省委决定:各游击师就地坚持,发动群众坚壁清野,广泛开展游击战争;红二十五军主力南征北上,趁着国民***东北军刚到,人地生疏之隙,争取先歼其一部,然后采取“诱敌深入,先拖后打”的方针,以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粉粹敌人的第二次“围剿”。6月2日,省委率红二十五军由郧西二天门出发,向北直插商县地区,先后在商县夜村及商镇附近与国民***政府的东北军第一一O师、一二九师遭遇,红二十五军奋起反击,继续北上,插入国民***军第六十七师的背后,在向北跳出外线后 ,掉头向东南转移。6月14日攻打商南富水关,占领青山镇后又折向东南,分兵三路奇袭河南荆紫关,歼敌第四十四师一个连和民团一个营,活捉敌师军需处长,缴获大批军用物资。敌六十七军3个师、四十四师和陕军警一旅等部,蜂拥奔向荆紫关救援。6月17日,红军离开荆紫关西撤鄂陕边区,敌人又从荆紫关掉头向西,企图抢占竹林关、高坝店、山阳一线,防红军北进,同时调三十八军4个团、四十军一一五旅进逼漫川关、上津一带,迎面堵击红军。

    为调动和拖垮敌人,红二十五军头顶烈日,沿着鄂陕交界的崇山峻岭急速西进,6月22日,在山阳县姚家湾击退敌四十军一一五旅一部的阻拦后,由两岔河冒着大雨转向西北,25日,回到根据地边沿的商县黑山。这时,经过半个月的牵制,敌军大部已被红军远远甩在后面,距离最近的陕警一旅,也有四天的路程。多日来,红二十五军连续行军作战,山道崎岖,困难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全体干部和***员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以身作责,带领部队克服困难,每到一地,他们帮助战士烧水烫脚,准备干粮、草鞋,行军中帮助体弱的同志背背包、扛枪,开展体力互助活动。吴焕先政委多次告诉部队,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不能和敌人死打硬拼,要牵着敌人的鼻子走,叫敌人听我们指挥,等把敌人拖疲劳了,再回头消灭敌人,杀个“回马枪”。

    红二十五军回到黑山街后,决定以包围伏击战术消灭敌人,初步选定山阳县小河口地区为战场,提出“哪一股敌人先到,就坚决消灭哪一股”。部队不顾疲劳,紧张地进行战斗动员和准备工作。活动在当地的第三、第四路游击师和地方***政组织,也积极动员群众,侦察敌情,封锁消息,组织担架队,准备配合红军主力作战。

 

袁家沟口“布袋战”

    6月29日下午,陕军唐嗣桐警备第一旅返到黑山街附近。为诱敌深入,红二十五军稍与之接触后,即向小河口撤退。经实地勘察,发现小河口地形较开阔、不便设伏,遂向西退到袁家沟口。袁家沟口及其以西的桃园岭一带是一条长约五公里的深沟,沟的两侧山高林密,便于部队隐蔽,利于伏击。这一带也是鄂陕边区苏维埃政府所在地,群众基础很好。军首长当即决定以这里为战场。30日,警备第一旅追到小河口,红二十五军为诱敌全部进入预设的“布袋”战场,遂向西北红岩寺转移。

    7月1日,敌警备第一旅追到袁家沟口。红二十五军连夜返回桃园岭。军部立即命令:第二二三团占领袁家沟北面高地;第二二五团两个营占领袁家沟口西南的东沟、李家沟高地,另一营占领桃园岭及其以东地区;第三、第四路游击师在袁家沟口以南两处高地控制沟口、沟脑,断敌退路,并且担任战场警戒。部队全部于第二天凌晨进入阵地。袁家沟是一条长几十里的山沟,沟两旁高山入云,杂草丛生,乔、灌木茂密成林。沟心有一条小路,延着一条小溪蜿蜒而行。整个山沟像一条长长的口袋,摆在万山丛中。庙梁子是进入这个口袋的必经之路,百余米高,地势险要,一条弯曲小路,只能单人匹马而行。

    7月2日上午10点左右,敌警备第一旅,通过庙梁子进入伏击圈。7月的天气娇阳似火,空旷的河谷回响着聒噪的蝉鸣,四山一片沉寂。敌警备第一旅在红二十军运动战术后,也被拖得疲惫不堪,他们倒扛着枪没精打采的跟着队伍向前走,不时停下来挤到树荫下乘凉,有的解开纽扣不停的扇着衣服下摆,兜来一丝丝微风,有的脱下上衣顶在头上档太阳,有的甚至赤裸了全身跳下河洗澡。早早进入阵地,埋伏在山沟两岸密林中的红二十五军将士和游击师勇士们让毒辣的日头晒的嗓子冒烟,一大早吃了点随身带来的干粮,这会肚子也叫唤起来了,但他们看着山脚下蠕动的那队有气无力队伍,个个充满了必胜的信心。他们潜伏在树木、草丛和山石的后面,杏目圆睁,严阵以待。11时许,敌警备第一旅全部进入伏击圈,隐蔽在庙梁子的第三、第四路游击师按预先计划,悄悄移动,截断了敌军退路,扎紧了“布袋口”。这时,设在袁家沟口西北凤凰山的红二十五军指挥部嘹亮的冲锋号吹响,划破了寂静的山沟。各种武器突然朝敌人猛烈射击,数不清的红军战士带着杀声震天的怒吼冲出树林,直奔河沟。陕警一旅对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吼声惊呆了、吓懵了!有的滚鞍下马,四处逃窜;有的拼命向山上爬,企图夺路逃跑。红二十五军战士和游击队员士气高昂、英勇冲杀,迅速把敌人分割包围于河沟之中,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载于《星火燎原》原中央委员、时任225团一营政委的刘震将军的回忆文章记述:“十一时,军指挥所响起了冲锋号。沟两旁的大山上,追击炮、轻重机枪、步枪如同台风卷着海浪,一齐吼叫起来。大小山岭都响起急促的军号,数不清的红旗,带着无数支喊着杀声的人流,冲出树林,直向山沟奔去。我同一连冲到河沟的时候,迎头遇上了一伙一律使用驳壳枪的家伙。战士们劈头盖顶就是一顿手榴弹,把敌人压回到河里。忽然,我看到河沟里有一个军官摸样的家伙手持二十响自动驳壳枪,身上背着几条子弹带,正下河拼命往对面山上跑,我便向他追去。这家伙发现我在追他,躲到河里一个大石头后面向我射击。我把匣枪里的三发子弹打光了,也没有打倒他。正在这时候,他枪里的子弹也打光了,我趁他向枪里压子弹的一刹那,一个箭步上去,一下子把他拿枪的那只手抓住,两个人便扭打在一起。当我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摔倒后,敌人向我打了一枪,子弹穿透了我的右臂。正在我感到全身无力,难以支撑的时候,我营掌旗兵从后面飞跑过来,他举起旗杆下的铁旗脚对准敌人的脑门,猛戳下去,敌人嚎叫了一声……”

    河沟里枪声、刺刀碰撞声、喊杀声和敌人嚎叫声混成一片,在红二十五军将士猛烈的冲杀下,国民***陕警一旅士气全失,士兵们纷纷把枪举过头,缴械投降。经过4个小时的激战,红二十五军获得了全胜,俘敌旅长唐嗣桐以下1400余人,毙伤敌团长以下3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0挺,长短枪1600余支。(文 来自资料)

 

 
网站声明  关于我们  返回顶部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陕ICP备:1300761-1
您是第 位访客!